自工業革命以後,科技突飛猛進,人類社會的物質生活水平在不斷提升。不過,在不斷優化生活的同時,也衍生很多環境問題。自然界的空氣、水質、海洋、土壤等的種種污染,加上溫室效應使氣候變易,造成了環境災難,包括產生超級颱風、連場暴雨、持續乾旱、炎熱高溫、重金屬微粒,沙塵暴、山洪、泥石流等。面對這些災難性後果,人類開始不斷反思,並於近代成立不同研究學系,希望可以從不同角度解決問題,如環境社會學、環境政治學、政治地理學等。

實際上,早在中國周朝,當時政府已頒佈專為保護生態環境之法令,例如《野禁》和《四時之禁》,不准違背季節的規律行事: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,禁止胡亂去砍伐樹木、割草燒灰、捕捉鳥獸魚蝦等,並設了管理山林川澤的官員。

 道教作為中國土生土長的文化及宗教,著重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,強調「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人為一」的精神,把人與自然看作一個整體,乃休戚相關與生命共存關係:春回大地、萬物生長之時,提倡人類不殺幼小及懷孕的動物;草苗方長不折,遵循生態規律,就能夠保持生態平衡。道教傳統上早已存在有「順應自然,環境保護」的意識。

道教經典《陰符經》提出「三盜既宜,三才既安」。「三才」,即天地、萬物和人;「三盜」,即三者之間互相協調補充,不過份剝奪,也持續的護育,生命才能得到延續。人類要有節制、和諧,才可與天地、萬物共存;並要順從「觀天之道,執天之行」的精神,不可胡亂破壞自然的法則。要保持生態自然平衡,就是要認識和掌握自然規律,才可達到「三盜既宜」。

另一方面,「慈、儉、讓」作為道教三寶:「慈者」,道教徒以慈愛之心對萬物,愛惜自然,不要以私欲去破壞自然;而對修道而言,當遵守「儉」,也就是今天我們説的節約精神,要節制自己欲望和野心;而當減少人與人之間競爭,不追求物欲上潮流,順應自然環境,與自然和平共存,即是「讓」。

今日人類為了欲望和生活需要,對自然環境過度索取、開發,已超越自然生態的負荷。老子提倡「見素抱樸,少私寡欲」,就是警惕我們,人類欲望如果不加限制,對自己的生活不知足,對自然環境無限破壞,最終傷害就是自己。

值得一提是,香港嗇色園黃大仙祠的孔道門掛有壇號及園名的門聯:「壇號普宜宜悟道,園名嗇色色皆空」。「嗇色」兩字就是包含道教「恬愉淡泊,滌除嗜欲」的義理。道教主張求道悟道、濟世度人,多做行善積德之事,而不是滿足所有物質慾望,放縱自己生活,做損人利己之事。道教最終極的關懷,應是追求自我覺悟的人生,最後與道合一、與天地造化同流的崇高理念;而慈悲為懷、利濟蒼生的環保精神,便是作為一個道教徒應有的己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