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工业革命以後,科技突飞猛进,人类社会的物质生活水平在不断提升。不过,在不断优化生活的同时,也衍生很多环境问题。自然界的空气、水质、海洋、土壤等的种种污染,加上温室效应使气候变易,造成了环境灾难,包括产生超级台风、连场暴雨、持续乾旱、炎热高温、重金属微粒,沙尘暴、山洪、泥石流等。面对这些灾难性後果,人类开始不断反思,并於近代成立不同研究学系,希望可以从不同角度解决问题,如环境社会学、环境政治学、政治地理学等。

实际上,早在中国周朝,当时政府已颁布专为保护生态环境之法令,例如《野禁》和《四时之禁》,不准违背季节的规律行事: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禁止胡乱去砍伐树木、割草烧灰、捕捉鸟兽鱼虾等,并设了管理山林川泽的官员。

 道教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文化及宗教,着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,强调「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人为一」的精神,把人与自然看作一个整体,乃休戚相关与生命共存关系:春回大地、万物生长之时,提倡人类不杀幼小及怀孕的动物;草苗方长不折,遵循生态规律,就能够保持生态平衡。道教传统上早已存在有「顺应自然,环境保护」的意识。

道教经典《阴符经》提出「三盗既宜,三才既安」。「三才」,即天地、万物和人;「三盗」,即三者之间互相协调补充,不过份剥夺,也持续的护育,生命才能得到延续。人类要有节制、和谐,才可与天地、万物共存;并要顺从「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」的精神,不可胡乱破坏自然的法则。要保持生态自然平衡,就是要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,才可达到「三盗既宜」。

另一方面,「慈、俭、让」作为道教三宝:「慈者」,道教徒以慈爱之心对万物,爱惜自然,不要以私欲去破坏自然;而对修道而言,当遵守「俭」,也就是今天我们説的节约精神,要节制自己欲望和野心;而当减少人与人之间竞争,不追求物欲上潮流,顺应自然环境,与自然和平共存,即是「让」。

今日人类为了欲望和生活需要,对自然环境过度索取、开发,已超越自然生态的负荷。老子提倡「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」,就是警惕我们,人类欲望如果不加限制,对自己的生活不知足,对自然环境无限破坏,最终伤害就是自己。

值得一提是,香港啬色园黄大仙祠的孔道门挂有坛号及园名的门联:「坛号普宜宜悟道,园名啬色色皆空」。「啬色」两字就是包含道教「恬愉淡泊,涤除嗜欲」的义理。道教主张求道悟道、济世度人,多做行善积德之事,而不是满足所有物质慾望,放纵自己生活,做损人利己之事。道教最终极的关怀,应是追求自我觉悟的人生,最後与道合一、与天地造化同流的崇高理念;而慈悲为怀、利济苍生的环保精神,便是作为一个道教徒应有的己任。